天山生物(300313.CN)

天山生物“爆炒天团”都有谁?私募泽盈投资员工只有5人

时间:20-09-15 16:22    来源:新浪

原标题:天山生物(300313)(维权)“爆炒天团”都有谁?这家私募员工只有5人

文|翠鸟资本

复牌之后,会一地鸡毛吗?

  
    

这家上市公司背后的资金推手们,若隐若现。

最近,天山生物(300313.SZ)火了,引爆一场低价股炒作“歪风”,最终引来监管注意,从9月9日停牌核查至今。

翻查最新重仓机构名单,一家名为“泽盈投资”的私募基金映入眼帘。

看到这家机构名字,是否很眼熟?

颇有点“泽熙投资”兄弟般的感觉?但这家机构并没有徐翔式的领军人物,一切都是个迷,但疑点丛生。

天山生物现象

9月8日晚间,天山生物、豫金刚石(维权)和长方集团三家创业板公司同时发布停牌公告,因股票异常波动,公司将对相关情况进行核查,三只个股也于9月9日同时停牌。

天山生物更成为近一个月的创业板“巨星”公司。

自2020年8月19日至9月8日,天山生物累计涨幅高达494.51%,累计换手率为283.71%,期间5次触及股票交易异常波动,1次触及股票交易严重异常波动。

天山生物遭到各路不明资金“围攻”后,带动了整个创业板低价股的飞奔!

更有报道称,深交所正全面排查天山生物等公司的交易情况,发现有些交易可能涉嫌新型股价操纵。

神秘私募“遥控”?

一提到妖股,总少补了私募基金的身影。

天山生物的重仓机构中,果然有一家私募机构。

天山生物半年报披露,前十大股东有个持有机构来自同一家投资公司“北京泽盈投资有限公司”。

一提到含有“泽”字的私募机构,想必投资者都会心里一颤。

大概率会想到泽熙投资的徐翔,他一度被封为“股神”,但操纵市场的血腥惨烈程度,只有那些不幸被收割的股民有切身体会。

“泽”指水或水草积聚的低洼的地方,后引申指土壤中的水分,又引申指雨露,因雨水能滋养万物,由此引申出恩泽、恩惠。

但“泽”系私募,真得能够滋养万物吗?

恐怕不是!

根据中国基金业协会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公式信息,能够找到泽盈投资的蛛丝马迹。

从成立时间,明显看出这家私募在2015年A股股灾前成立,但目前全职员工人数只有5人。公司法定代表人李静蕊成立私募前,在一家汽车销售公司担任财务总监;另一位风控总监白如冰曾在多家券商担任投资顾问和服务经理。

对于其他三位成员的具体信息,无从知晓。

天眼查注明了泽盈投资的风险:因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

从半年报信息看,泽盈投资的两只基金均是二季度进入天山生物前十大股东,提前埋伏的时点与后期爆炒形成呼应。

早有前科

一家只有五个人的私募,是他们在背后翻云覆雨吗?

实际上,私募的“私”尤为关键,一切是隐而不见,从对外募资、内部管理运作等一系列流程,都是不公开的,更没有公募基金的披露机制。

值得注意的是,泽盈投资曾经在另一家A股公司身上也有着微妙角色。

今年一季度,曾有一只创业板妖股——中潜股份(维权),单个季度涨幅高达194%,要知道当中遭遇过股市两次V型深坑,却依然能有如此高的上涨幅度。

如果把时间拉成从2019年7月1日-2020年4月3日,这家公司涨幅高达1218%,成为名副其实的十倍股。

值得注意的是,中潜股份股价启动之时,泽盈投资也大手笔买了进去,与天山生物的操作如出一辙,也是两只基金一同进入前十大股东。

今年4月6日,深交所向中潜股份发出关注函,要求其披露自然人股东与私募股东资金来源和关联关系。

更惊人的操作在回复函中曝光。

中潜股份披露,截至2020年4月14日,泽盈投资累计发行私募基金产品21只(其中2只清算)。仍在运行的私募基金中,17只产品持有中潜股份股票,2只未持有中潜股份股票。

公告还披露:泽盈投资旗下两只基金只持有中潜股份一只股票。

对于押注一只股票的操作,中潜股份称,泽盈投资相关基金发生投资人赎回,“因相关法规不允许进行短线交易,导致上述相关基金均先后卖出了所持其他公司的股票以保障投资人的赎回权益”。

说到这里,熟悉上市公司的读者想必一堆疑问。

很多情况下,上市公司对买入前十大的外部自然人股东具体情况并不了解。

然而,中潜股份短时间内回复给深交所的内容,可以看出与泽盈投资的“沟通”相当顺畅,连产品运作信息都兜个底朝天。

这种投资者沟通工作做得确实到位。

泽盈投资还有多少秘密?也许天山生物复牌时可以看到一些。

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稳抓“科技牛”!